量子快讯

Quantum Express

家庭教育故事④ | 我的“荒唐”请求,你该拒绝还是体谅?

2020-03-28


这是「成长的耳朵」专栏第④个故事

作者 | 唐雅月

稿源 | 来往者

一听

回忆再现

在我成长的过程中,向妈妈提出过很多 “荒唐” 的请求,多数时候她都没有答应,履行着一个清醒的母亲应该有的职责。但在两件 “荒唐” 事上,她却出人意料地给予我坚定的支持。我一直好奇为何妈妈会答应这两件事,而她也不知道我有多么感激她答应了这两件事.......

“昂贵“的钢琴

初三中考前,我冒着极大的勇气向妈妈提出了一个请求:中考结束后,想买一架钢琴,但我不想考级,只是想弹琴而已。这是一个不小的请求,我知道,妈妈也知道,因为在当时,一架钢琴要价1万多,而我们当时住的房子还不到10万。这也是我人生第一次提出这样的请求,非常忐忑。

令我意外的是,妈妈答应了,中考后我得到了一架钢琴,那是2006年,如今十四年过去了,钢琴还在,我对它的热爱也从未消退。它随着我们搬过两次家,擦掉了很多漆,延音踏板也断掉了,搞笑的是,我爸居然自己动手把断掉的踏板焊接了上去,我看到时哭笑不得,因为看上去就像钢琴跛了一只脚,导致后来一度都想换台新琴。但时间越长,我越舍不得换了,那个别扭的延音踏板反倒成为我钢琴的独特标记,陪我度过很多静静的夜晚。更重要的是,这台钢琴里隐藏着一份14岁的我的“独立宣言”。

那时,我已经学了四年的电子琴,考完了所有级,拿到了九级证书。但电子琴并不是我喜欢的乐器,学琴那几年的经历也不太愉快,因为唯一的目标就是考级,为此终日练习考级曲目,带给我很大的压力并觉得无趣。我虽学会了弹琴,却不会演奏,虽学会了识谱,却不会欣赏。但我一直都很喜欢钢琴,只是选择乐器时我清楚家里无法负担钢琴的价格,便随大流学了电子琴。考完了九级拿到证书那天,我很开心,因为再也不用弹电子琴了。父母花钱送我学琴,我练琴考级拿到证书,觉得自己已经完成了学琴的责任,对得起他们花的钱。但对钢琴的喜爱却一直埋藏在心中,从未减退。于是在中考前便心生勇气向妈妈提出了这个请求,希望能够拥有一件自己喜欢的乐器,按照自己喜欢的方式与它相处。

现在看来,十几岁,正是我开始拥有独立人格的开始,这个请求实际上是一次试探、一个期待——我想按照自己的方式生活,从这件事开始。

时机不对的网球

高二下的暑假,对于所有中国学生来说,是最让人神经紧绷的夏天。准高三的身份像是一个金钟罩,自动隔绝了一切与学习无关的事物。

每天下午放学吃饭时总会路过学校的网球场,那个绿色小球像是有着魔法,牢牢吸引着我的兴趣,心中不自觉就会想:要是我也能去学就好了。每当这种想法出现,好像就会触发“金钟罩”的保护机制,自动清除。有一天,我停了下来,看着网球队训练的身影,突然一个异常强烈的声音在我脑中再次出现:我想学网球!现在就想!

强烈的渴望就会伴随更加强烈的悲伤,因为这个想法产生的时间太不对了。作为准高三学生,每个人都恨不得把走路吃饭的时间都省下来学习,我却还想着“浪费”宝贵的时间去学网球。在高考的大环境下,我自己也觉得很荒唐。可是这个欲望太强烈了,以致于我不知哪冒出来的勇气跟妈妈提出来了,但其实心中早已做好了被拒绝的准备,因为我不觉得有家长会同意这样“荒唐”的请求。

没想到的是,妈妈听到后,丝毫没有任何犹豫,当下就答应了。更让人惊讶的是,就在那个周末,她驱车从铜梁赶到重庆带我买网球装备。网球在国内不是主流运动,在三峡广场跑了好几家商场都没买齐。最后还开车去了奥体中心,才买到了作为学费的30个网球,开始了每周两次的训练,直到高三下才暂停。

因为高三时与网球的相遇,后来在大学里我参加学校的网球社团,组织网球比赛,还考了国家二级网球裁判资格证,再后来,去看了美网现场,还在Laver Cup亲眼看到偶像费德勒打球。一直到现在,网球都是我最爱的运动,我在里面获得的快乐和力量难以言喻却终生受益。而所有这些美好愿望的实现都从高三那个“荒唐”的请求开始。

二听

真心互现

0.jpg

 

三听

教育灼见

教育回报要看 “长久之计”

学习是件过程和结果都重要的事情。结果有时是看得见的量化成果,有时是过程中渐渐培养的热爱、付出、坚持、审美、修养等看不见的品质。每种结果的产生都离不开家长的教育投入,当家长在孩子身上投入时间、精力、金钱,希望得到回报是理所当然,这种回报里既有作为父母的欣慰骄傲,也有孩子自身的技能习得,能力增长。但有时环境的影响让孩子身上“学生”的身份太醒目,只看到“燃眉之急”, 而忽略“长久之计”。而孩子的学生身份有一天终会结束,退却学生的痕迹,这时候才能真正看清,哪些在孩子身上留下了长久的影响,让他们拥有长期自我回报的空间和可能。

寻找可以陪伴孩子更久的精神力量

当孩子是学生的时候,人生任务比较单一,周围还有各种角色的大人会提供细致的关心和帮助。随着长大,人生任务变得复杂,逐渐发现世界远大于校园,让人头疼的也不止是作业和考试。一旦开始独立处理人生的问题,他们会明白外界能给予的帮助是有限制的,环境、距离、时间都可以轻松隔断,真正的帮助都是自助。自助取决于自己能调动的精神力量有多强大。所以尝试帮助孩子培养一些真正的爱好,因为很多时候,看似没有生命的爱好却拥有着惊人的生命力,常常能给到人无法给予的安慰与鼓舞。这种生命力可以转换成精神力量长久地陪伴在孩子身边,保护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