量子快讯

Quantum Express

媒体头条 | 好的学校管理,知时代,懂生命,从现象溯源本质

2020-05-16


近日,以“深度报道”见长的教育期刊《新校长》推出5月封面报道《成为管理高手》,以23000多字的长文深度解读巴川量子的管理体系以及潘云芬校长一手打造的学校管理生态,并于今日以微信头条推出其缩写版,让我们一起抢“鲜”阅读。

 

管理管的是事,但最终服务的是人。

好的学校管理,不仅要从组织、机制、人员等方面构筑纵横交错的链条、网络,保障学校各项事务的运行,更要给人以好的体验和感受,让人在其中如沐春风,感触到时代进步的脉搏。

因此,我们说——智慧的学校管理,知时代,懂生命。

那么,一个充满时代气息、让大家如沐春风的学校管理系统,是如何打造的?

开局是难局,把难局变转机

2018 年 9 月,一个平常的开学季。可对于刚刚创校的重庆巴川量子学校(简称“巴川量子”)的师生,对于校长潘云芬,这次开学就是一场大考,非同一般。

半年前,巴川教育集团任命潘云芬担任巴川量子创校校长。这次赴任非常具有挑战性——巴川量子是集团首次在重庆主城中心城区开办的新学校,也是承载集团办学新理念的一所K12 创新学校,难度不言自明。

而开学活动,又将挑战难度大大升级。学校600多名师生离开重庆中心城区,集体长驻距离学校近100公里的 “实践基地”,展开为期一个月的“行走中的课堂”。

新学校开局,几道难题摆在潘云芬面前:

其一,短时间内梳理办学定位,完成课程设置、管理团队搭建、师资招聘。

其二,如何获得家长信任,让他们愿意把孩子交给一所连学校建筑都还没完成的新校?

其三,家长对学校环保质量要求很高,解决新校环保问题是当务之急。

其四,良好应对营地教育中可能层出不穷的问题,对孩子、家长负责,对社会负责。

孩子们当中,有的从没试过长时间离开父母身边,有年纪小的孩子连独自睡觉、自己擦屁股都不会。大家无不为此行捏着一把汗。

一块石头落地在一个月后的结营仪式上,孩子的转变令家长惊叹不已。一位爸爸当场感慨:“我给孩子擦了 6 年的屁股,现在终于要解放了!”“行走中的课堂”,就这样成为学校最重要的名片之一。

短短一个月达到孩子成长、家长满意、社会好评的目标,实非易事。光靠学校名气,校长、教师的个人魅力当然不够,优秀的管理才是关键。

“行走中的课堂”剪影

学校管理是“全链条”工程

孩子健康成长的关键,是“关系链”的完美转接

有人说,中国教育的问题,是没有在教育生态里面构建正确的关系。如果关系不对,就像种庄稼的土壤不对一样,很难有好的收成。巴川量子“行走中的课堂”,就在尝试通过转接为孩子们构建不一样的新关系。

“行走中的课堂”第二天,夏小谷(化名)就出名了。“为什么我要上那些课!”“为什么没有马桶!”“我不要在这里睡觉!”夏小谷总是和老师对着干,让老师们头疼不已。而作为班主任,刚从大学毕业的新教师董玲丽开启了爱心满满、能量爆棚的耐力行走。

除了每天三次日常巡视,只要接到电话,董玲丽就得一路小跑赶过去,从早上6点到晚上12点,她手机中的计步器每天都在三万步以上。可只耗费体力没能解决问题,夏小谷仍然我行我素。

靠体力不行,必须智取。董玲丽联系上夏小谷的外婆长谈了一次,了解到一些具体情况。夏小谷父母一直忙于事业,平日里接触的除了外婆,最多的是照顾他生活的保姆。进入小学,环境改变了,以往的关系模式突然中止,他有些无所适从,这才表现得“格格不入”。

于是,除了老师的鼓励和安慰,董玲丽也像朋友一样跟夏小谷约定,坚持上完课、和同学一起玩都有相应奖励。刻意的引导,随叫随到的陪伴,夏小谷真正乖巧起来。

每位父母将孩子送进学校,背后都是一段亲子关系的转交。教师实现亲子关系到师生关系的完美转接,学校顺利构建起生、家、校健康和谐的“关系链”,这就是巴川量子初战告捷的秘密。

大手拉小手,携手共成长

童趣故事会在入睡前准时上演

校门口堵车,是“事务链”出了问题

为保障学生上下学接送时的安全问题,巴川量子给校门前的一段路打上了安全桩,一来便于家长们临时集中停车,二来可让过往车辆速度有所放缓,安全得以加强。

校门口的路也是社会车辆必经之路,上下班高峰期需要保持通畅,否则一不小心就会引起拥堵。为了不影响交通,学校形成一项制度:早上7点20分,学校后勤保安必须赶到校门处,及时引导经停车辆。保安向物管经理负责,遇到临时用车的活动,物管经理还得向学校活动执行人负责,活动执行人则向分管校领导负责。

创校以来,校门处这条维持交通的“保安—物管经理—学校活动执行人—校领导”链条良好运行着,没有出过任何差错,直到一次研学旅行发生了小意外。

那次研学旅行有8个班要出行,需要8辆大巴车。早上7点15分,副校长潘德梁经过校门,发现有两辆大巴已经到了。可这时负责研学活动的德育主任还没到场,后勤保安以及物管经理也不在现场。

如果没有保安协调,两辆大巴停在校门口,早高峰大量车辆经过肯定会造成拥堵。潘德梁赶紧给保安打电话。不过紧赶慢赶,还是造成了短暂的拥堵。

处理好校门口的拥堵,潘德梁正准备跟校长汇报事情经过,没想到校长一个电话直接打过来了。

“德梁,这个事情你是第一责任,为什么会差点造成险情?”

潘德梁马上介绍当场的实际情况。

“不用解释,也不是追究责任,而是要通过这件事建立‘管理常规流程和应急流程’。你应该预先想到可能会造成拥堵的情形,想到了就能准备相应预案,避免险情发生。要召集相关人员及时复盘,形成集中出行和集中返校的‘校门交通安全管理流程与应急方案’,层层压实责任。分管就要分担,担起责任,不当‘二传手’。”

管理手札

“全链条”管理层层把控、环环清晰,背后的管理逻辑和企业安全管理中著名的“瑞士奶酪理论”大同小异。“瑞士奶酪理论”是指,奶酪上面有些小洞,哪怕几片奶酪叠在一起,中间也可能存在一个洞可以直接穿透所有奶酪,这个洞就是安全隐患。它强调的是安全无小事,要尽力避免漏洞。解决思路是通过叠加多层奶酪,降低隐患出现概率。

学校管理中,类似的保障同样重要。校门口交通问题,附近执勤的交警是第一层奶酪,安全桩是第二层,保安指挥是第三层,赶上学校活动,还有活动负责人的第四层,分管领导的第五层……层层叠加,最终将安全问题置于可控范围内。

“全链条”工程的基础保障

巴川量子同时运行着很多大大小小的管理“链条”。“链条”的好处是环环相扣,出现问题能够快速找到症结,便于解决。制约“链条”的因素也很明显——人员配置。要在人手有限的情况下维护好各“链条”的事务,学校需要另辟蹊径。

变革管理结构

在管理工作中能用结构解决的问题,就不用制度。创校之初,潘云芬首先在组织架构上尝试了改革。

接手创办巴川量子之前,潘云芬担任过多年巴川中学常务副校长。巴川中学是重庆老牌名校,一个年级就有3000多学生,管理半径大。为提高管理效率,学校实行“年级组”负责制,校级干部直接担任年级主任,一个年级就相当于一所“学校”。

年级组管理有一定的优势,但年级组独立性强,很大程度上年级主任的能力对年级发展和质量起了决定性作用,学校层面的统筹有所减弱,发展到后期这一问题会愈加明显。

这样的架构显然不适合一所创新的K12学校,尤其是精品学校。于是,经过多番讨论,潘云芬最终定下如今的架构。

重庆巴川量子学校2019-2020组织架构图(建校第二年)

相较于巴川中学的架构,巴川量子的变革突出了自身特点:K12、小规模,纺锤型结构(初中为主,上下延伸),学段独立,衔接统整;强化了“教师发展中心”和“学生成长中心”的职能,两大中心实现对年级组的指导和学段的衔接。看似简单的新架构,在一年多里保证了巴川量子快速而稳定的发展。

围绕项目灵活协作

人员配置有限,学校事务又多,为了各项事务顺利推进,且不浪费教师过多精力,学校设置了灵活的项目协作方式。每个项目由主运营者和协作者组成,主运营者负责任务发起以及关键环节把控,协作者只负责提供人员或相关内容支撑。活动结束,项目解散。

灵活协作,不意味着协作者不投入、不认真。相反,协作让每个人在履行职责时都非常负责、专注。因为,谁都会有需要他人协助的时候。由于各自负责的项目不同,分清主运营和协作任务的轻重缓急(确保每个项目都有人牵头和兜底),有利于项目快速推进,实现整体的效率优化。

管理简单化、透明化

潘云芬在巴川量子管理文化上下的功夫,只有八个字:一流、高效、规范、简单。

优点直接夸,不足和建议当面提

每学期期末,巴川量子全体教师都要面临一次民主测评。民主测评不是教师绩效考核的主要参考依据,测评结果影响非常有限,但每到民主测评环节,大家都会一脸紧张又无比期待。

测评环节,要求其他人对每位参评者评出“2个优点+1个不足+1个建议”。这里的“不足”和“建议”,可不是“××老师哪个知识点没上好”“××老师的粉笔字建议再练练”之类寒暄客套的说辞,必须要指出对方真实存在的影响到日常工作的改进点。当面表达不好意思,那就实名写出来。

“优点直接夸,不足和建议当面提”的风气,一线教师如此,中层干部、校领导如此,就连潘云芬参加集团总校的述职会同样如此。

复盘机制:看清事情的本质

在巴川量子的管理之道里,“复盘”是高频词。做了一件事,目的是什么?是否达到了目的?哪些做得好哪些做得不好?重新梳理一遍思绪后,留下的东西才更值得收藏。

巴川量子的复盘机制是“先不看事情的结果,看事情的本质”。如果一件事的流程正确,可结果离预期有些偏差,复盘时通常不会花太大篇幅。如果是一件事流程上出了偏差,哪怕结果达到预期,大家也会重点提及。

将复盘作为常态,当学校整体采用了这样的思维方式,持续进行,会逐渐形成一种强大的审视系统。这种审视系统的作用,将尽力保证学校每一次决策的正确性,降低偏差,优化管理。

理科思维:让管理与决策有理可依

“用数据说话”“用表格管理”也是巴川量子的一大特色。“别看我教英语学科,大学时我主要学生物,英语是第二专业”,潘云芬眼里,理科思维能让管理清晰高效、重点突出。

在巴川中学带2009级学生时,她曾把重庆市中考成绩前100名的成绩列成表格一一分析,发现巴川的特优学生体育达不到满分,而其他学生体育几乎都是满分。对于特优生,1-3分的突破很难,也很关键,因此她决定首抓体育。随后她又对比巴川学生体育成绩和标准成绩的差距,制订对应的训练计划,最终让当年体育满分的学生从上一年314人提升到834名,极大鼓舞了全校师生的士气。

表格管理、工作清单销号制,也是巴川量子正在推进的改革。除非必要的场合,工作汇报一律采用表格形式,突出重点内容。工作清单销号制,则有助于明确工作事项、工作日期,提高效率。

管理手札

什么是管理高手?对比个人的管理技能,学校呈现出的集体管理智慧更令人激动。巴川量子推行“不看结果,看事情背后的本质”的全员复盘机制,正在形成学校的集体智慧。

看过NBA比赛的人都知道,专业人士解说球赛,有的球进了,他们说“这球不该投,应该传”。有时候球没投进,他们却说“这是好球,可惜没进”。而回顾比赛,他们讨论得最多的不是球星的个人表现,而是双方战术、策略的交锋。这种超越单次结果的审视思维,是NBA多年的科学积累。

比把人用好更难的,是搭好团队

潘云芬接手创办巴川量子时,学校部分建筑还没封顶,招生任务紧急,管理班子没搭好,教师队伍也没招完。所有人都以为潘云芬会从巴川中学(简称“巴川”)带上老班子过去应急,没想到最终校级管理层中,只有四人来自巴川。中层干部和一线教师中,大部分都是新招聘的,而且很多教师刚从学校毕业(巴川、其他学校、应届毕业生数量大致相等)。

为什么潘云芬敢用新团队?“石墨和金刚石的成分大家都知道,元素一模一样,只是结构发生了变化,导致产生的物质一个非常坚硬,一个非常柔软,所以我更在意团队的结构”,潘云芬说。

潘云芬在搭建团队上的自信,来源于过往无数次的演练。在巴川担任年级主任的时候,每个年级30多个班,除了教师的学科教学水平,还要考虑到彼此的性格特点、教师的长板短板,彼此之间有没有嫌隙、办公室氛围……有一个点不协调就立马推翻重来,团队搭配难度系数不亚于一所中等规模学校。

1∶1∶1的团队如何实现最优

来自巴川、其他学校、应届毕业生各占1/3,建立团队的默契是首要任务。应届毕业生职业经历几乎没有,他们对学校的规划、政策接受起来最容易,难的是巴川和其他学校的教师。开学初期,工作交流中常常出现“巴川以前这样做的”“这是巴川小班的常规做法”“××学校是这样的”之类的话语。离开不同学校的具体场景,彼此了解不够深入,事务讨论和推进因为无效沟通而中止甚至不欢而散的场景时有发生。

要促成真正的团队形成,必须打破壁垒。于是,学校对会议讨论作了规定:第一,交流中尽量避免“××学校的做法”这样的提法,针对问题提出具体措施,重在贡献智慧;第二,评价他人的举措,要肯定优点,也要清晰指出其不足之处,并给与中肯的改进建议。

对团队合作的严格追求还促成了一种特殊的学校文化。这里,校级领导都拥有单独的办公室,可除了校长和副校长,其余校领导都选择和班子成员在一起办公。集体办公方案也推进到了中层(部分身兼多职的中层)与一线教师,学科组长与一线教师之间。

管理手札

团队成员构成的复杂性,考验的是领导的协调、调度能力。在会议中建立“针对问题提方法”“肯定别人,也指出不足与建议”的规范,旨在磨合,磨合对彼此的了解,磨合对学校各项事务的看法与做法。以磨合寻求共识只是第一步,随着团队的成长,这种磨合带来的边际效益也会增长。

校长、教师、学生共同参与的“森林运动会”

潘云芬如何成为潘云芬?

潘云芬如何成为今天的潘云芬?在她30多年的教育经历中,有几个无法绕开的点是关键。

坚持教育的“第一性原理思维”

潘云芬第一次听说“第一性原理”,是女儿跟她分享的一场演讲内容。演讲来自已故美国华裔物理学家张首晟,他在2018年IT领袖峰会演讲中提到“第一性原理”。他谈到真正让飞机飞起来的原因,不是给飞机设计出像鸟儿翅膀的“仿生学”,而是“空气动力学”,这才是飞行的第一性原理,是攻克飞行技术的关键。

“第一性原理”几个字让潘云芬醍醐灌顶。教育不同于物理学,或许无法直接找到某个“第一性原理”,但这毫不妨碍从中得到启发。潘云芬认为,在教育事业中形成“第一性原理思维”至关重要。

如果将“第一性原理思维”和常见的“类比思维”做个对比,会发现“第一性原理思维”的不同之处。(在此分别将二者称为“厨师”和“厨子”)

“第一性原理思维”(厨师)会像科学家一样思考:将核心事实和观察拿出来,尝试从它们的碰撞中得出结论。就像厨师不断使用各种食材创造美食一样。厨师坚信,只要坚持为之,创造出新菜式、新菜谱是迟早的事。

而“类比思维”(厨子),只会参照已有的样子,模仿一遍。模仿的过程可能会加入一点个人元素,但厨子依然是照着现成的菜谱做菜。

做厨师需要很多时间和精力,以及面对失败的勇气,成本非常高;而做一个厨子相对容易得多。

因此,是否选择“第一性原理思维”的关键在于,到底做厨师,还是做厨子?

潘云芬很早就作出了自己的选择,从她在老巴川领衔小班教育改革开始,就尝试了与主流不同的路径。比如沿用至巴川量子的“思无涯、行有矩”办学理念,强健体魄、流畅表达、自主管理、合作学习的四大核心,班级文化展、辩论赛、达人秀、英语节,以及开启“行走中的课堂”,都是潘云芬和团队围绕着他们所追求的教育本质抽取、归纳出来的具体做法。

巴川量子特色课程剪影

不停练习对教育的认知

熟悉潘云芬的人都听说过她那几百本笔记本,里面密密麻麻记着她在教育上、生活中受到的启发,和闪现过的灵感。她不仅会记教育书籍、教育话题的思考,在家看剧发现了有意思的情节、对话,她也会记录下来。

去年有部《精英律师》热播,律师的谈判技巧引起她的注意,她马上掏出笔记本做了记录。家人问这有什么可记的,她答道“律师说话很讲究策略,会在很有限的对答中抓到对方的关键,并表达自己的主张,学校沟通也需要这种策略”。

一开始的记录多半是习惯,可随着她对教育、生活的感悟积累,记录的内容、思想的核心也和她一起经历了淬炼、提纯、升维。人的变化带来了记录的变化,而记录的变化又成为人变化的一部分给养。这种正向的循环并不复杂,难的是大多数人没有坚持,甚至没有清楚意识到它的作用。

好校长,也是好船长

从名师到年级主任、常务副校长、校长、创校校长。单看履历,潘云芬的职业之路走得十分平稳。但没有低谷,不代表一帆风顺,更不代表这是一段轻松愉快的旅程。

如果教育事业是一片海,那巴川量子就是巴川系起航出征的一艘新船。这艘船怀揣“草根”的自觉,在船长潘云芬的带领下驶离安全港,缓缓出发。

和所有追逐理想的船只一样,星辰大海固然重要,但初航更重要的是看清航道、找到航线、保持平稳。这也是船长心之所系。

巴川量子的目标是清晰的,难点在于保持航行中的“平稳”。作为创校校长、初航船长,潘云芬前期最大的精力投入可能不是沿着心中的完美航道前进,而是在不断校准航道、纠正偏离。

巴川量子开学前发生了一点小状况,有家长质疑怎么标配的大体育场都没有,潘云芬毫不回避,因为学校所在的中央商务区用地问题复杂,目前确实没有室外的大型体育场,但这不代表学校不重视体育。学校确保每天一节体育课,校内利用空间搭配因地制宜地开辟了多个运动区域,并通过丰富的体育课程、活动保障孩子们的运动和健康。她的这份坦诚,也成了家长决定让孩子入读的重要原因。

学校建筑和装修8月20日才全部完成,尽管环保检验完全符合标准和要求,但家长的担心学校同样能理解。为了给学生更安全的校园环境,同时不耽误学生成长、学习,她又决定全校集体进驻实践基地,开启“行走中的课堂”。这段备受关注的旅程,最终成为学生的成长之旅,教师的蜕变之旅,家长的感悟之旅。

管理手札

没有哪套理论可以覆盖管理的方方面面,企业管理不能,学校管理情况更复杂。

不过,身处学校的具体情境,优秀的管理者可以紧跟时代,快速调整方向和节奏,让学校与时代脉搏进行持续共振。

巴川量子的“全链条”管理、复盘机制和对“第一性原理思维”的坚持等,类似管理秘诀的总结、运用,并非凭空从其他领域借鉴而来,而是在无数次实践中,微妙地碰撞出相似的智慧火花。

作者 | 张磊